那个被11人强奸的汤兰兰,又被你们强奸了一次!

第一女刊 2018-02-06 18:36:49

01


“我出狱了,想找到女儿”


2017年6月29日,


服刑了8年零8个月的万秀玲,


站在监狱门前,抬头眯着眼看着天空,


深深呼了口气,她终于出来了,


但她出来的一件事,是得去找女儿。


因为她想翻案。


所以想找到那个七年前用一纸举报信


将亲生父母、爷爷奶奶、姑父表哥、


村长、班主任通通告上法庭的女儿,


可是,当她直奔向派出所时,


却发现女儿身为未成年受害人,


被法院保护着,并早已迁走了户口,


不愿意和他们有一丝联系。


怎么办呢?


不知道是谁点醒了


这位在牢狱中呆了8年的农村女人,


可以借助媒体和网络的力量。


于是,突然之间,


网上突然出现了好几篇“寻找汤兰兰”的文章,


而1月30日澎湃新闻发出的一篇题为


“10年前,14岁的她以性侵等罪名


她把全家人送进监狱,然后失踪了……”的文章,


更是通过诉说一件“惊天疑案”的方式


把“汤兰兰(化名)”这个名字迅速传播出去。


“14岁的她以性侵的罪名把全家送进监狱。”



“消失的户头:母亲服刑8年出狱,女儿户口消失。”


“到底是如何引发的报案?这正是此案的要点所在。”


“今年,汤兰兰23岁了。而她在哪呢?”


扎人眼球的遣词造句,


话里话外的暗示引导,


不出意料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大量网站和媒体立刻转发,


超过700万人阅读,


“汤兰兰”这个名字以及其背后的伤疤


再次被一次次传播,


一次次撕裂。


原来,汤兰兰就是万秀玲要找的女儿,


原来,汤兰兰小时候曾被全家性侵了7年,


原来,汤兰兰把全家都送进了监狱,


原来,汤兰兰……


所有人都知道了汤兰兰,


知道了8年前的那纸控诉,


但没有人知道,


那个心急着要找到女儿翻案的母亲,


到底是一位还爱着孩子的母亲,


还是一个在公众面前伪装得和眉顺眼的魔鬼。


那个曾经受过伤的女孩,


想必也看见了那铺天盖地的文章了吧,


而那段本以为要消失了的记忆再次被强硬打开,


似乎,一下子,


一切都回到了那个时候。


02


“七年间,我被我爸爸等人强奸了很多次”


那是2008那年的1月30日,


14岁的小女孩汤兰兰


给黑龙江五大连池市警方写了一封举报信,


称自己从6岁开始,


就被父亲、爷爷、叔叔、姑父、老师、


村主任、乡邻等十余人强奸、轮奸,


而她的母亲却从中收取金钱,


她被强奸一次,就收取50元,


这样非人的折磨长达7年,


她甚至在其间还曾有过身孕。


汤兰兰的举报信


在那方方正正的书信里,


这个年幼的孩子写道:


“我被爸爸强奸时,妈妈看到没管;


我被爷爷强奸时,奶奶看到没管;


我被表哥强奸时,表哥妈妈看到没管……”


她用非常淡漠的文字告诉着法官:


那一群看着黄片的大人,


在一次又一次兽欲大发时,


就把魔手伸向她。



而在那个不大的村子里,


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


这些看似毫无情绪的文字,


让人看着脊背发凉。


当月,警方前往那个村子,


抓捕了女孩书信中控诉的16人。


后经过黑河市中院一审、黑龙江省高院二审,


四年后汤兰兰父母在内的11人获刑。


其中,母亲万秀玲被判强迫卖淫罪,


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父亲汤某海犯强奸罪和强迫卖淫罪,


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其余人判处有期徒刑5年至15年不等。


而那个小女孩汤兰兰在法院的保护下,


迁走了户口,改了名字,


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这一起令人震惊的案件


似乎到此就结束了。


直到2018年1月,


那一篇篇寻找她的文章横空出世。


03


“不管案件如何,那个女孩死了”


那些申诉的文章中,


是万秀玲一次次想要翻案的诉求,


她说她和那几个还在牢狱中的人都是冤枉的。


她说在孩子十岁之前,


家里只有她一个小孩,


爷爷奶奶疼惜都来不及,


怎么会狠心做那样残忍的事情呢?


她说为了能让孩子上个好学校,


他们家每年花四五千元,托人寄宿。


怎么会因为50元而让女儿一次次卖淫呢?


她说孩子父亲在外打工时,


女儿还特意去姑姑家借手机,


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在外天热,记得吃冰棍降暑。



这样的父女关系怎么会是污秽不堪的呢?


她说她从未怀疑自己的乖女儿会变坏,


肯定说受了别人的教唆,


否则怎么会想到这些事呢?


她说她只是想找到自己已经“失联”的女儿,


再重建当时所有的细节而已,


并无一点的恶意和怨恨。


但是身为母亲的她忘记了,


无论这个案件最终的真相如何,


这样一开始就借助媒体,


用一篇暗示“一个女孩导致的惊天冤案”


来企图激起人们情绪,


以此去人肉去寻找自己的女儿,


对于女儿汤兰兰而言,


是多年之后猝不及防的第二次伤害。


而那个轻率地将女孩信息暴露的记者也忘记了,


无论内心那所谓的正义偏向于哪侧,


这样一开始就用自己的文字,


将利刃对准那个并未见到的女孩,


悲天悯人又残酷万分地刺去,


将当年那个小女孩粗暴地拽出,


轻率地公布她的新名字新信息,


要求她再次在公众面前接受审判,


要求她再次去回忆去证明自己真的受了伤,


这对于这个可能真正是受害者的女孩而言,


是多么毁灭性的打击。


正如五岳散人所说:


“哪怕这事儿有一分可能是真的,


这种泄露身份信息的报道,


也会对其造成再次的巨大的伤害。”


在那隐姓埋名的十年里,


那个颤栗而神情漠然的孩子,


早已努力开始了新的生活,


努力考上了大学本科,


也许有着一份满意的工作,


也许有着一个不错的男友,


也许有着一群一起大笑的朋友,


……


而这一切,


在被轻率地公布信息的那一刻,


又都被毁得一干二净了。


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真相,


但在寻找真相的时候,


能不能不要肆意去伤害


一个你认为是罪恶的人,


不要等真相还没明晰时,


一个又一个人莫名地被处死了。


不要让自己的善良和正义,


在揉搓着眼睛时,犯下罪恶。


来源:第一女刊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 : 第一女刊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