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角糜烂以为是口角炎,持续不消退检查后没想到竟然是梅毒

徐宏俊医生 2017-09-30 16:54:52


他是口腔科的同事推荐过来找我的。同事觉得他的口角的皮疹不像是口角炎,有点特殊,所以需要皮肤科的医生给看看。

我不记得这个人的样子了,我是昨天看到他口角的照片才想起这么一档子事。所以写下来以飨读者,也提醒大家不典型的口角炎,而且之前有过口交等不洁性生活的要注意。

之所以印象这么深刻,是因为当时我在电脑录入诊断“口角炎”的时候写成了“口交炎”,以至于挂号处的兄弟笑坏了。当我发现我写错的时候,他已经交完费,抽完血离开了医院。第二天他复诊的时候,我诚恳的给他道了歉,帮他联系了后续的医院进行治疗,也总算弥补了我的过失。

他来诊室的时候,两侧口角肥厚的疣状一样的皮疹在整个面部显得比较刺眼,仔细看这些皮疹表面有渗出和污秽的黄色结痂。我问他疼不疼,他说不算疼,就是张大嘴巴笑的时候会裂开,有点出血和疼痛。我又问他治疗过没?他又说持续了一个月啦,去了两家医院说是口角炎,用过一些药膏没有效果。

出于职业的习惯,我问他:你有没有和别的女的发生过性关系?

他回答:没有,最近没有过。

这话有意思,说明之前就是有呗,我问他:那你在最近三个月有不洁性关系吗?我不关心你的私生活,我问这些也是为了你好,要诚实回答我啊!

“嗯,三个月之前的确足疗店和小姐发生性关系,而且互相做了口交,但是性交的时候带了套套。”他回答,“难道你怀疑是性病?”

“是的,要怀疑是梅毒的硬下疳,一期梅毒。可能就是口交直接接触感染了梅毒。赶紧化验吧。”我一边叮嘱他,一边给他开梅毒的化验单“RPR+TPPA”,没想到的是写诊断的时候错误的把“口角炎?”写成了“口交炎?”,弄了天大的一个笑话。

看得出他是带着疑问离开我的诊室的。第二天,他带着化验单来了。

化验单明确写着“RPR1:8,TPPA阳性”,明确诊断梅毒了。我让他脱下裤子检查生殖器和肛周,也看了躯干四肢,没有发现梅毒的任何皮疹。这个时候,我发现我把“口角炎”写成了“口交炎,闹笑话了,赶紧给他道歉。但是他只是一直问我该怎么办?

青霉素依然是治疗梅毒的最佳药物,长效青霉素每周一次肌肉注射,连续三周就是规范化治疗,以后第一年每三个月复查一次,第二年每半年复查一次,第三次复查一次,观察梅毒指标RPR的滴度变化,以免复发以及观察治疗效果。我这样告诉他。

青霉素必须做皮试,可惜不少医院的护士只要看到一点点红就认为是青霉素过敏,导致无法接受青霉素治疗,尽管这个人之前多次进行过青霉素治疗。这个人也不例外,进行沟通后,我联系了北京别的医院皮肤科同事,他去做了青霉素皮试,通过了,而且接受了青霉素的规范化治疗。很快,口角的硬下疳就完全消退了。


文章转自徐宏俊医生的微信公众号:一点科普

文章来源 : 徐宏俊医生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