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矛盾之我见

龚晓明医生 2018-01-09 23:28:22

最近在微博上接连看到一件件发生的患者伤害医护人员的事件,也看到有医院为反抗医闹而游行,医患关系时至今日,令人有些寒心,我想我该写一篇文章来谈谈我的看法了。


医疗是有风险的一件事情,现代医学虽然较以前前进了很多,但是仍然有很多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修理人,绝对不同于修理一个机器,人对机器的了解是透彻的,出现一个故障,往往是可以找到其原因,并解决,大不了,更换零部件,实在修不了,也可以报废,但是人却是不同的,所有的人去医院的时候都期望一个完美的结果,也绝对不允许人报废的情况发生。



医疗不同于修理行业,人是一个复杂的“机器”。很多患者问我子宫肌瘤发生是什么原因,但是我却不能轻松回答。虽然这么多年的研究,我们也了解了它的发生可能是和局部激素的紊乱有关,也了解是有某些基因有关,但是我们仍然无法了解其真正的病因,也不好预测哪些人可能会出现,也不能通过打打针就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目前的状态,对于人体自身,我们了解得远远不够。就各种治疗方法,也都有其缺陷的地方,比如手术切除子宫有副损伤的风险,剔除肌瘤有复发、粘连的问题。总之,对于它,我们了解不多,能做的也不多,做医生的是有很多的无奈。德鲁克说过医疗需要“有时去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去抚慰”,时至今日仍然千真万确。


除去人本身的复杂性,医疗行为的主体,医护人员作为人,也是一个有可能发生错误的个体。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人非机器,有时会劳累,有时会疏忽,有时会发生错误。无论是多么有经验的医生,除非他不做手术,都会在他一辈子行医中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有些错误甚至导致患者的伤害。


此外从经济的因素来谈,现阶段,我们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医疗时期。在过去,医疗全是免费的时候,医患关系还算良好,并没有太多患者伤害医生的恶性事件出现。最近20多年,医疗关系变得很畸形,一方面,患者需要从自己口袋里面掏不少钱来看病,没有保障的医疗甚至会让一个家庭倾家荡产。另外一方面,由于以药养医,医务人员劳动所得不足,变相促使过度医疗和保护性医疗的发生,这个是体系的问题,非医护人员可以解决。作为老百姓而言,如果花了钱,解决了问题,当然好,但是一旦由于种种的原因没有解决问题,甚至出现伤害,那么不满情绪自然会转移到医护人员身上,暴力事件自然层出不穷。



要解决这个医患矛盾,减少医患冲突的发生,我有如下的建议:


回归医疗的服务性:作为医护人员,首先要改变自己,我特别强调医疗的服务精神,无论我们拥有多少知识,但是不能改变我们在社会里面服务于他人的角色。想想如果我们现在去酒店、去餐馆,看到服务人员的态度不好,自然会心生怒气。医护人员如果是高高在上,以家长式的医疗对待病患和家属,一旦有医疗矛盾和纠纷的时候,医护人员受伤害的机会自然会更大。从过去的家长式医疗转变到朋友式的医疗,会让医患关系更加和谐。


充分的知情:如前所述,医疗是有风险的,往往不可预测哪个患者会出现不良结局,因此,要充分掌握医疗的指征。妇产科郎景和教授提出,一个手术的成功与否,75%在于决策,25%在于手术的技术,所以,一切要把患者的利益放在最高,不该做的手术不做,如果权衡医疗干预的风险要超过受益的时候,宁可不做。对于预计获益要超过风险的医疗操作,在开始前要和患者充分沟通,不能只说好听的话,承诺结果,应当客观地阐述利弊,让患者了解所有和医疗相关的预期结果、并发症的可能性,充分的沟通对于减少医患矛盾也是必要的。


完善保障医患双方利益的保障体系:尤其对于患者,如果一个医疗行为出现了并发症等问题,应该从保险体系上得到相应的经济补偿。我们转移目光看看别的行业怎么解决矛盾,如果在马路上两辆车如果相撞了,两个车主不会下来干一架,通常而言是有保障机制存在,对于有责任的一方通常是有保险公司来支付所损害一方的损失。医疗领域也应该有类似交强险这样的项目存在,一旦出现问题,可以通过保险来解决问题。在美国,医生必须要缴付Malpractice Insurance(医疗差错保险),以便在医疗发生差错的时候,由保险公司来支付患者的赔偿,而医生面临的问题是在明年他要缴纳的保险费要增加。当然,为生命而买单的保险费用不会太低,最终也是来源自患者。保险机制的存在却是缓解医患冲突必不可少的,有效的保障机制也是让患者利益出现损失的时候,有地方可以去找,不至于拿起刀来伤害医护人员。



医疗保障体系的建设:医疗是民生工程,在全球不少国家和地区基本医疗保障是免费或者低廉的,比如香港,老百姓去公立医院就诊是免费的,但是可能会效率低,服务差点,但是除了基本医疗以外,有商业医疗的补充,高效率,服务也不错。基本医疗保障体系的存在需要有政府的充分投入,老百姓虽然缴费少,但是不足部分是要由政府来投入。要想让医护人员以患者利益至上,需要有保障体系确保医护人员不至于为点点额外增加收入而采用过度医疗的方式,只有医护人员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当他们特别珍惜手头不容易的工作的时候,才不会发生为逐利而伤害患者的利益。看看香港,医生在公立医院工作和在私立医院工作收入是相当,后面其实是政府充分投入。


呼吁医疗场所零暴力,在医院内配警察,医护人员戴钢盔上班,并不会让医患冲突真正的减少,该存在的矛盾依旧发生,该发生的冲突不会因为医院内有了警察就少,一个愤怒的患者真心想要砍医生的时候,医院里面办不到,你下了班也照旧有危险。问题的关键是要思考如何预防,如何疏导,不从根本面上解决这些问题,医患冲突仍然会存在一段时间。


医疗正是变革的前夕,医疗行业如同上个世界80年代的商业,之前我们去国有商店也是要看遭服务人员的白眼,经过30多年,已经完全不同,我始终相信医疗行业的未来是好的,我们一起来推动改变。


来源:龚晓明医生微信公号

文章来源 : 龚晓明医生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