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办医:基本法或将带来新业态

健康报网 2018-04-06 12:40:26

□湖南妇女儿童医院常务副院长 李雷


2017年12月2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作为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草案》明确,国家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重点完善分级诊疗制度、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全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药品供应保障制度、综合监管制度等五项基本制度。站在未来中国医疗市场格局和医疗投资、医院运营等角度,可以从几个方面进行解读。



特需医疗带来“大空间”


《草案》强调“医疗卫生事业是社会公益事业”“医疗卫生机构要坚持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总体布局”。这实际上明确了,未来中国医疗市场是以非营利性质的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的。但《草案》对公立医疗机构的责任与使命进行了明确界定:采用适宜药物、适宜技术、适宜设备提供的急慢性疾病预防、诊断、治疗、护理和康复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可见,国家层面从始至终关注和着力解决的都是“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但在今天的中国,面对人民群众需求的层次和多样性空前丰富,无论是“消费升级”,还是“供给侧改革”,所解决的都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种不平衡不充分放在医疗领域,就是在基本医疗需要之外的,对于舒适医疗、尊贵医疗、价值医疗的需求。而按照《草案》的内容,这部分内容既然不是由公立医院来主要提供,那么只能由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来满足。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解读,《草案》将公立医院的责任严格限定在“基本医疗”范围内,而将更广阔的特需医疗市场留给了社会力量举办的医疗机构,对社会办医是一个“利好”消息。



商业模式要重新考虑


国务院2015年6月公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明确提出:“支持社会力量通过特许经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模式,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但社会资本是否可以与公立医院合作举办营利性医疗机构,并未明确禁止。


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这一法律逻辑,近20年来,社会资本与公立医院合作的营利性医疗项目屡见不鲜。这一方面刺激了民营医疗的加速发展,另一方面在民众口碑等社会层面也饱受诟病。



而本次《草案》提出,政府不举办营利性医疗机构,也禁止政府举办的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医疗机构。如此一来,那些长期打政策擦边球,借助公立医院的品牌和科室资源获利的私营投资者,恐怕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了。


《草案》强调,“公立医院所有收支全部纳入部门预算管理,适度控制规模,坚持公益性质。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对外投资。公立医院不得举债建设。”这等于为公立医院戴上了“紧箍咒”。不仅如此,《草案》在禁止公立医疗机构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机构基础上,还规定政府举办的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投资设立非独立法人资格的机构。一家著名医疗公众号将其解读为:“将以往所有的合作形式,包括合作项目、承包科室、新建私人医院,全都堵死了”。



打“擦边球”不会是行业常态


《草案》通过人大立法后将进入实施层面,对民营医院而言究竟是利空还是利好,私立医院究竟能否从政策变局中获益,归根到底还要取决于自身的理念视野、发展思路和技术人才等综合实力。毕竟,打政策擦边球、靠关系资源吃饭,永远不会是一个行业的常态。


从运营层面上看,没有公立医院的品牌加持和相对廉价的资源获得,私立医院运营压力会骤增,起步和发展速度会受到影响,这是弊端所在。但换个角度看,国家对公立医院的责任限定在基本医疗框架内,公立医院无法通过更多附加值服务去拉动特需医疗部分,那么,那些对医疗品质有更高需求的客户,就会转向品牌技术良好的私立医院,这对私立医院的长远发展是有利的。



在多种形式的新型医疗机构不断涌现、互联网医疗蓬勃发展、医生集团雨后春笋般破土的今天,面对着私立医院的高薪和宽松从业环境,公立医院的医生们本来就心里“长草”。公立医院收入来源被“锁死”,或许会有更多的医疗人才走出体制,进入私立医院来寻求自身价值的实现,这对私立医院的人才引进有着巨大帮助。


中国民营医疗经过20年的发展,到今天应该、也有能力逐步走上一条按照市场规律、按照医疗产业本身的商业逻辑来实现发展的路径了,“野蛮”生长的时代应当及早结束。


文章来源 : 健康报网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