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你还醒着吗?过年连上24小时,谁保证病人安全?

鸽子医生 2019-02-13 00:30:04

大家都在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之中,清晨五点钟,蔡医生疲惫地走出手术室,才刚结束一台漫长的手术,便又接到急诊室的电话,通知说有车祸的患者因为颅内出血需要紧急手术。

蔡医生走进电梯,按了一楼之后便开始盘算着上午的常规手术应该要怎么安排,因为急诊手术会占用几个小时时间,原先预定好的手术安排就会被打乱,需要重新协调。而且,不只手术室、麻醉科等会有问题,连重症监护室的床位都需要重新安排。他闭目沉思,想了好久,却都想不出较好的对策。直到他的思绪被一声惊叫打断。

“啊!”站在电梯口提着水桶的护工瞪大了眼睛,“你…你还好吗?”

被惊醒的蔡医生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睡到连电梯都已经进入省电模式,熄掉了灯光。护工要搭电梯时,在闪烁亮起的灯光中忽地见到人影,当然就给吓了一大跳。

蔡医生低头看了看表,这是他连续工作的第23个小时,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在12个小时后下班,回家休息。

从学生时代开始,医学生就不断被灌输“不眠不休,才是良医”、“超时工作,救死扶伤天经地义”这样的观念;“两天不睡觉”甚至会被赞许为“良医、榜样”。这样的做法合理吗?当医生连续工作36个小时,受害的又是谁?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容易回答。想像一下,当我们开开心心准备出门旅行,但在搭上游览车时,见到睡眼惺忪的司机正猛灌咖啡,然后告诉我们说:“我的技术很好,已经连续开车24小时!”

请问,胆敢上车的究竟会有几人?

法律禁止司机不眠不休地开车,我们也绝对不敢把自己的性命交给精神欠佳、哈欠连连的司机,那,为什么我们敢把自己的性命交给24小时没睡觉的医生?

人不是机器,需要适度的休息与睡眠。睡眠和吃饭、呼吸一样,都是动物所不可缺少的重要元素。

睡眠剥夺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行为表现,心理学家做了一连串的实验,发现当一个人有18个小时没有睡眠时,他在执行动作的协调能力、反应速度和准确度都会显著地变差,而其变差的程度和酒醉相当,即血液中酒精浓度0.05%,这也是在法律上禁止驾车的标准。若是有更长的时间没有睡眠,恶化的程度会越来越厉害。这样的实验结果告诉我们,当司机连续工作18小时以上,危险程度等同酒后驾车。

除了影响协调能力、反应速度和准确度之外,睡眠剥夺还会影响注意力、记忆力、决策能力、语言能力及冲动抑制,几乎是会全面性地降低一个人的各项能力。暂时的睡眠剥夺就会有显著的影响,而长期、慢性的睡眠剥夺会让状况更加恶化。

为了避免发生危险,过度疲劳时禁止开车已经是被广为接受的观念,但是我们却依然让过度疲劳的医生替我们看病、开药、甚至手术。开刀难道会比开车安全吗?

大量的文献已经告诉我们长时间高负荷工作会导致许多错误甚至危害,当司机过劳,受害的是乘客和路人;当医生超时工作,受害最深的当然就是病人。医生和每一个芸芸众生相同,只是平凡普通人。没有任何的药物可以让人免除睡眠,也没有任何的训练可以让人不用睡觉。放眼看全国的各大医院,连续工作24小时、36小时的医生比比皆是。如果拿这些人来做测试,所得到的实验结果恐怕会比酒醉还要差上许多,以这种精神状态又要如何进行高度精细的手术呢?就算坐在门诊看病,其看影像、开药、做决策的能力,也相当值得怀疑。

名称相近的药物何其多,举例来说,Euglucon用来降血糖,Euclidan则是改善血液循环,名字只差一点点,医生可能写错,药师可能看错,护士可能发错。若是让患者吃错药可能导致严重低血糖。无论是用药错误、剂量错误、剂型错误,只要一恍神统统都是会出人命的大事。

每个人都有看病就诊的一天,你我都跑不了,所以我们应该拒绝这类潜在的可怕危害,更有权利要求并监督医院提供合理的医疗品质,而不是让“形同酒醉”的人来帮我们手术和看诊。

我们都清楚晓得,医疗上有许多错误是无法挽回的,维护病人安全的首要。当你看到医生哈欠连连、睡眼惺忪时,可要再多想一想,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文章来源 : 鸽子医生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