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亲人躺在重症室里,医生原来也一样

快乐的小大夫 2019-03-15 08:38:58

关闭了生的门

面对生死,说起来都是很轻松的, 但真是经历了才知道那是多么的沉重。

我是一个重症科医生,几乎每天都面对生死,体会他人的生离死别,感受他人的悲欢离合,心情不免会随着起波澜。

前几天一个车祸的病例,只要家属坚持,患者活是没有问题,但是家属却选择了放弃,在患者被转出我们重症科的门的一刻,我意识到生的门已经向患者关闭了。

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在喝酒之后,开着三轮回家,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车翻了。

当患者被送到医院的的时候,全身多处骨折,但是都不致命。

其中有一条腿却是家里人最纠结的,因为右腿的骨折,皮肤撕脱,血管堵塞,医生说可能要截肢,但家属坚决要求保腿。


一声叹息

经过两天的保守治疗,已经无法再保下去了,继续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因为血管已经全堵塞了,并且肾功能出现衰竭的迹象了。

患者是家里的顶梁柱,平时主要靠他养家,家里有老人孩子,这次治病的钱是借来的。

如果患者能保住腿,等痊愈了还能挣钱。

但是腿是真的保不住了,同时继续治疗还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好了后患者少了一条腿,很难继续养家了,同时还要有人照顾。

这种情况下,家属经过协商,决定把患者拉回家。

我们非常清楚,如果患者截肢活下是没问题的,但是今后的生活怎么办?

看着患者走出ICU大门的那一刻,科里医生只有一声深深的叹息。


病床上的人如果是亲人

ICU病床上如果有亲人,到底是什么感受?

作为重症科的医生,可能你会说你永远感受不到家属的心情。

我告诉你我体会过,因为父亲在重病的时候在ICU 里面住了15天。

父亲由于消化道出血,出现脑梗,当时偏瘫失语,在监测凝血的情况下适当的用了扩血管和抗凝药物。

但是出现了消化道大出血,一口一口吐血,血压一点一点下降……

当时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急症做胃镜把血止住后,我的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当父亲再次安全回到ICU病床上的时候,再也不考虑后遗症的问题了。

只要父亲能活着,什么样的结果都能接受。

我在床头守候了整整半个月,寸步不离。

现在父亲还是有点后遗症,但我已经很知足了。

虽然我是重症科医生,也是知道脑梗和消化道出血治疗和预后,整个疾病的过程也是了如指掌。

可是当躺在病床上人是自己父亲的时候, 一样的不知所措,一样 担心出现各种意外和并发症。

每时每刻都希望快点脱离危险,每时每刻都希望看到他一点一点好起来。

文章来源 : 快乐的小大夫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