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患于未然拒绝HPV,远离宫颈癌

健康生活小贴士 2019-06-25 16:36:53


全球宫颈癌患者,亚洲占到了“半壁江山”[1],而中国的发病率增长更是逐年上升,并且有明显年轻化趋势[2]。2014年我国子宫颈癌新发病例超过10万,因宫颈癌死亡病例超过3万[3]。宫颈癌不仅给患者身心造成巨大痛苦,而且对家庭、社会也都是一个沉重负担。



2008年豪森教授发现宫颈癌与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HPV,Human Papilloma Virus)感染有关,高危HPV是引起宫颈癌的主要原因[4]。该发现获得了2008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在此基础上也诞生了第一支预防人类癌症的疫苗---(HPV疫苗)。

HPV家族有200多个型别,分别以HPV-1、HPV-2、HPV-3……来表示,其中与人类生殖道感染有关的有40余种。HPV主要感染皮肤和粘膜,不同的型别引起不同的临床表现,常见的低危型HPV6、11等可引起生殖器、肛门、口咽部的湿疣及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已经确认的高危型HPV——16、18、30、31、33、35、39、45、51、52、56、58、59、66、68等与宫颈癌、外阴癌、阴道癌、阴茎癌、肛门直肠癌、口腔癌等的发生有关[5]

其HPV主要通过性行为传播,性生活混乱、性伴侣多、性行为过早、抽烟吸毒、免疫力低下等人群是HPV感染的高危人群[6],随着HPV感染率不断增加,致使宫颈癌和癌前病变的年轻患者增加。



其实可以说HPV离我们每个人都非常近,只要有过性生活,就有被感染HPV的可能。HPV感染机率跟性生活开始的年龄和性伴侣个数紧密相关。

宫颈癌与高危HPV感染密切相关,但并不是HPV感染就一定会患宫颈癌,大部分感染HPV的女性,都可以通过自身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将其清除掉,只有持续、长期的HPV感染才可能会引起宫颈细胞的病变[7]。因此HPV感染不需要治疗,我们筛查的目的不是发现有多少人携带HPV,而是要筛查出宫颈高级别癌前病变患者,使之及时得到治疗。

宫颈癌发展过程中存在较长可逆转的癌前病变阶段,如果能及时发现宫颈癌前病变并进行医学干预,治愈率几乎高达100%[8]。有别于其它恶性肿瘤,宫颈癌“个性鲜明”,它具有三个“唯一”,目前唯一病因明确的癌症;唯一可以通过筛查来早期发现癌前病变和早期宫颈癌并治愈的癌症;唯一可望通过用免疫接种的方法来全面预防和根除的第一个恶性肿瘤[9]

在我国,之前大量的关注度都集中在如何筛查出早期宫颈癌及如何治疗宫颈癌,而忽略了如何预防宫颈癌,这方面欧美发达国家走在了世界前列。截至2019年2月,世界上已经有92个国家将HPV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10]

宫颈癌预防包括三个层次:

一级预防:病因预防,主要是接种HPV疫苗和疾病宣教

二级预防:宫颈癌筛查

三级预防:治疗癌前病变和宫颈癌



预防宫颈癌的关键除了一级预防、定期筛查外,更要注意性伴侣固定,避免过早性生活,洁身自好。对于单纯HPV携带者,要做好自身防护,避免交叉感染,注意性卫生,避免早婚早育。性生活全程采用避孕套,也是预防的有效措施之一。

2017年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中明确了宫颈癌三级预防策略,相信我国在有效政策的引导下,在公共卫生领域医务人员和临床医生的努力下,能够共同推进青少年健康教育,进一步提供良好的宫颈癌诊断治疗机会,实现消除宫颈癌的最终目标。我国在宫颈癌的防治道路上任重道远!

 

以上内容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

 

参考文献:

[1] Ferlay J, Shin HR, Bray F, et al. Estimates of worldwide burden of cancer in 2008: GLOBOCAN 2008. Int J Cancer 2010;127:2893–917.

[2] Chen W, Zheng R, Zhang S, et al.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13. Cancer Lett 2017;401:63–71.

[3]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14. Chin J Cancer Res 2018;30(1)

[4] zur Hausen H. The search for infectious causes of human cancers: where and why (Nobel lecture). Angew Chem Int Ed Engl. 2009;48(32):5798-808.

[5] CHOI J,PARK Y,LEE E H,et al. Detection and genotyping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by five assays according to cytologic results[J].J Virol Methods,2013,187 ( 1) : 79-

84.

[6] Denny L, de Sanjose S, Mutebi M, et al. Interventions to close the divide for women with breast and cervical cancer between low-income and middle-income countries and high-income countries. Lancet 2017;389:861–70.

[7] Vintermyr OK,Iversen O,Thoresen S,et al. Recurrent high –grade cervical lesion after primary coniz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persistent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 Norway[J]. Gynecol Oncol,2014,133(2):159-166.

[8]Santesso N, Mustafa RA, Wiercioch W, et al. Systematic reviews and meta-analyses of benefits and harms of cryotherapy, LEEP, and cold knife conization to treat 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 Int J Gynaecol Obstet, 2016,132:266-271.

[9] HANDLER N S,HANDLER M Z,MAJEWSKI S,et al.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vaccine efficacy[J]. J Am Acad Dermatol,2015,739( 5) :

759-767.

[10] 第十七次全国子宫颈癌协作组工作会议暨2019年亚洲——大洋洲生殖道感染和肿瘤研究组织(AOGIN)区域学术大会

 

本内容由默沙东(中国)提供支持

06-2021-CN-HPV-00044



文章来源 : 健康生活小贴士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