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离婚背后不忍戳破的隐秘:以缺爱为前提的婚姻,从一开始就错了

健康随行 2020-05-14 15:11:29

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低自尊”。

前天猝不及防的新闻——阿娇离婚了。

5月8日,阿娇方面发声“已经签下分居协议,希望给双方一个冷静期”。

赖弘国也发微博回应,3月份就由阿娇主动提出,两人协议离婚。千字长文中,“你没有很爱我”;六个字尤其醒目。

其实,阿娇一直在亲密关系里飞蛾扑火:

赖弘国,是她主动拜托歌手信的妻子,帮忙介绍的,也是阿娇主动提出结婚;

前男友陈冠希,为了讨好他,拍下了那些照片;

前前男友权宁一,为了飞到韩国去看他,阿娇推掉百万演出的机会;

很多人心疼阿娇,是心疼她一次又一次地飞蛾扑火,却换来情路坎坷。

很多女孩有同样深刻的痛苦:缺爱。

一次次用力追求亲密关系,为什么却以坎坷收场?今天我们来聊聊。

感情中的用力过猛

是对亲密关系的过度渴求

在知乎上,4.3万人关注了这么一个问题:“性格缺爱,感情中总是用力过猛怎么办?”

提问的是位女生:

“总是在开始dating的几天后就特别上头,满脑子只想每分每秒和他在一起。

现在和一个男生约会,我强迫自己不跟他说太多话,每次寂寞想说话就强迫自己忍着。觉得忍着很久想着现在可以说一下话了吧,一看时间离上次说话只过了两小时。”

这种对感情过度投入的情况,我身边也有真实的案例:

闺蜜在上大学的时候,追求过小邹、小杨、小赵、小秦、小张、以及两个小李和两个小王,对小周、小陈有过好感,最终以和其中一个小李谈了恋爱。

如今她毕业5年,想起曾经的自己,觉得无比羞耻:

为什么我会一个接一个地“爱上”这么多男人?

我为什么要向他们表白?

我为什么会恋爱成瘾?

这两个妹子,在亲密关系中,都面临着同样的困惑:为什么我对亲密关系如此渴求?

因为缺爱,所以渴求爱

越缺少什么,越渴求什么。

因为缺爱,所以形成补偿性的防御机制,热切又匆忙地想投入一段亲密关系中,甚至不惜飞蛾扑火,以此来确认自己是被爱的。

阿娇1岁丧父,后来妈妈改嫁,为生计奔波,经常把阿娇寄存在不同的亲戚家。

阿娇曾经在《天后养成记》中透露自己漂泊的童年:

“我幼儿园就转了6所学校,所以就给不同的人去照顾,面对的事情环境就很多。

所以我比较慢热,还有内向,从来没有自信过。”

阿娇缺爱,上文那个知乎题主缺爱,我那个大学期间追求过9个男人的闺蜜也缺爱。

闺蜜在17岁时,妈妈病逝,姐姐患上精神疾病,爸爸脾气暴躁,家里重男轻女。

有一次她半夜给我发微信,问我:“你知道那种被人捧在心尖上的感觉吗?我从没有体验过。”

她哭了一整夜,从加班完回到租来的房子,到第二天太阳升起要去赶地铁上班。

她觉得整个人生没有希望,暗沉沉的,没有人爱自己。没有起床的动力,连起床上卫生间都没有动力,憋着。

所有缺爱的人,心里都想:“好想被爱,好想有个人可以抱抱自己。”

缺爱,在心理学上,可以被称作童年逆境经历

因为早期的生命经历如此不幸,半生都在追寻爱。

《奇葩说》曾经有一期很打动人的对话:

柏邦妮说:“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得需要多少甜才能填满。”

马东反驳:“你错了,心理有很多苦的,一丝甜就能填满。”

缺爱的人,容易感动,也容易误把感动当心动。

如果你问阿娇到底爱赖弘国吗?

我只想说,有一种人,他们爱人的初衷,不是真的爱伴侣,而是希望被爱,仅此而已。

痴迷型依恋:越想抓住,越抓不住

这种对亲密关系过度渴求的状态,在依恋理论中,往往被称为“痴迷型依恋”

缺爱往往导致低自尊。一些防御机制就产生了,来充当痛苦的缓冲器:

要么就是回避应对,退缩,这样一来就避免了在感情中失败的风险;

要么就是补偿,通过投身于一段关系来摆脱自己的自卑感。低回避、高焦虑的痴迷型依恋正是后者。

法国克里斯托夫·安德烈评价这些防御机制——牺牲掉个人发展的机会,只能换取一种虚无的安全感。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可怜兮兮的缺爱的人,在童年没有得到足够的爱,在长大之后,试图通过进入亲密关系,来弥补那种童年缺少的爱,以确认自己是被爱的。

克里斯多夫告诉你,这种痴迷型依恋往往适得其反:越想抓住,越抓不住。

一个后果是闪婚闪恋。

当然不是说所有的闪婚闪恋都不幸福,只是在讨论痴迷型依恋的时候,急于进入一段关系,往往那个极度缺爱的人会把关系视为“救命稻草”。期间只会无暇顾及亲密关系真正的价值——找到一个真正志趣相投的灵魂伴侣,而非是个满足爱饥渴的“便利贴男友”。

倘若追求被拒,便强化自己的低自尊;

倘若追求成功,又往往很快后悔,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真爱?闪婚后闪离一点都不奇怪。

另一个后果是逆来顺受。

为了留在一段亲密关系里,只是为了留在这段关系里,缺爱的人可以耗尽自己所有的心力,逆来顺受。

当初阿娇为了陈冠希拍照片的要求,虽然不喜欢也照做了。

生活中还有多少低自尊的女孩子,在关系中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只是为了留住旁边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啊!

当然并不是所有痴迷型依恋的互动模式都有错。一种依恋模式是否合理,取决于当事人是否幸福,是否感觉自己痛苦。


本文提到的,是属于痴迷型依恋,同时持续地极度渴求进入一段关系,以及为了留住关系中不惜逆来顺受,很痛苦的人。

飞蛾扑火般的爱情,注定只是场幻梦

这一次阿娇离婚,我很支持,这是及时止“损”。

这个损失和赖弘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关系,和阿娇自己有关。

赖弘国在离婚微博中透露,其实阿娇在2018年开完婚前party就和赖弘国提出,要不要离婚。

曾经如此恨嫁,如今主动离婚,不得不说,亲密关系很难成为缺爱的救赎。

上文提到的那个4年追求了9个异性的闺蜜,最后怎么样呢?

她觉得男朋友小李觉得不够爱她,以出轨小王惨淡结束了3年的感情。

关系就是这么势利:

你活得幸福,关系才会幸福;

你活得不幸,关系也会不幸;

曾经有一种论点广泛传播,是说“好的婚姻,能治愈原生家庭的伤”。其实,这种观点过分夸大了一段好的亲密关系,所能起到的疗愈作用。

确实,一段被无条件接纳,被帮助的关系,可以同时满足“被尊重”的需要,以及“被爱”的需要,有助于提升自尊,可是,也仅限于此。

不是所有亲密关系都可以治疗原生家庭的伤。

一个快要饿死街头的人,哪还有心思管食物吃了自己有没有伤害呢?

一个对爱无比饥渴的人,哪还有心思、有时间去辨别对方是不是合适的人呢?

急于进入一段关系来逃避原生家庭的伤,逃避低自尊,只会是情路坎坷,一败涂地。

缺爱的人,如何实现自我重建?

以下是给缺爱和低自尊的人一点分享。

克里斯多夫曾给出几个调整自尊的建议,重要的分享在这里:

1、对自己诚实。诚实地谈论自己的痛苦。

2、行动。做点运动,比沉浸在情绪里要强。

3、不再“自我攻击”。不要总是说自己的作品糟糕透了。

4、接受失败。每个人都可能失败。

5、自我肯定。

6、依靠社会支持。

我们还可以通过友情,帮助调整自己的自尊。

ü 尊重的支持:朋友们知道你是个好人;

ü 情感的支持:朋友在你身边,陪伴你;

ü 工具性支持:朋友会帮你;

ü 信息的支持:这条信息对你有用。

以友谊为中心的社会支持系统,会给自尊带来两种宝贵的养料:被爱的感觉被帮助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有了友情之后,你不必把所有对爱的期待都寄托在亲密关系中。

一个好朋友,比得上千千万万个男人,懂的人都懂。

走入亲密关系之前:建设自我

任何人都逃脱不了建设自我这一终极命题,不要妄想用婚姻来掩饰缺爱

如果非要用婚姻来逃避建设自己,命运也早已标好了代价:那么逆来顺受,要么在精神上依然弱小。除了提高自尊,没有捷径可走。

那个曾不断爱上十几个人以补偿缺爱童年的闺蜜,她在妈妈去世的第十年,和男朋友分手,在狗血的出轨中开始反思为什么人生如此不堪。

重塑自我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艰难到像把指甲盖从肉上撕开,像把整个人打碎了再重新拼起来。

缺爱了二十几年,怎么可能一天两天就改变呢?不是有句名言:幸福的童年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用一生来治愈。

即使如此,我也依然坚信温尼科特的话:我们生命本质的创造力与生命力,只可能因为环境的失败而被隐藏,不会被真正扼杀。

相信一个人强大的生命力,正如阿娇的这一次“出走”。

有项研究,持续跟踪了102位妇女。结果显示,经过7年的时间,低自尊者中有一半人的自尊都得到了提升。在我们的一生中,自尊水平不会一直不变。

人不会一辈子缺爱和低自尊,童年不幸,并不意味着一生都要披上缺爱的枷锁。

世界和我爱着你。

本文内容图片来源:壹心理公众号

文章来源 : 健康随行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好医生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