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采访了3位身处控制关系的年轻人

壹点灵心理服务 2020-12-10 14:00:20

帕翠丝·埃文斯。

加拿大阿拉玛·埃文斯人际关系研究中心创始人。

美国畅销书作家,TED演讲家。

她最负盛名的著作《不要用爱控制我》,为我们解释了关系中最致命且难以识别的问题——以爱之名的控制。

多个独立调查显示,刑事案件中有三分之一是发生在亲人之间的。

也就是说,在这些恶性事件中,至少有一半看不到“钱权名利”等物质因素的参与,而是肇事者以爱的名义行恶。

当他们向对方使用身体暴力,或用尽各种精神性伤害毁掉对方的生活和前程时,他们依然会说:“这是因为我太爱他(她)了。”

但这不是爱,而是控制。

我们采访了三个身处控制关系的男性和女性,他们的困局是成千上万中国婚恋家庭的困局。

也可以更好地帮助我们理解书中作者所解答的三个关键问题:

控制型人格是如何形成的?

控制是怎样发生的?

如何摆脱控制?

三个现代婚恋故事

人人都羡慕我,但谁也不知道,没人看见的地方我经历了什么。

叶子,女,26岁,结婚两年,浙江人

我和我老公,看上去非常般配。他比我大8岁,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高管,前途光明,人长得也英气。我们的结合是朋友亲戚中人人称羡的佳话,也是让我父母引以为豪的事情。

但是刚结婚没多久,他就逐渐暴露出了性格中的另一面,简而言之就是非常霸道,什么事都必须听他的。

大到买哪儿的房子,小到床头的一个挂饰怎么摆放,都必须以他的意志为准。如果我提出了异议,或者稍微和他争论一下,得到的不是冷嘲热讽就是粗暴的否决。

这样的事情特别多,而且有变本加厉的趋势。我发觉自己甚至有些怕他。

我深深地感到,对他而言,我的个人意志似乎可以完全不存在,我所有的活力最好都表现在对他意志的延伸上。

曾有很多次考虑离婚,但想想父母伤心的样子和周围人那个震惊的反应,我就把这个念头按下去了。

但后来发生了一件吓人的事情,也让我下定决心离婚。

一天晚上他强迫我在做爱的时候拍照,而且是专拍性器官。我不愿意,觉得特别低级趣味,而且有种受辱的感觉。

结果他一下就火了,牢牢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连挣扎一下都没有,但我很快就惊恐地发现他不是做做样子,下手的力气很大,看我脸色都变了眼睛都凸了,才骂骂咧咧地住了手,扯过衣服出门了,留我一个人在那里咳得天翻地覆。

那天我去了闺蜜家住,我告诉她我一定一定要离婚。

“想想多可怕,几个小时前我差点赤身裸体地死掉。”

如果这是爱,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幸福?

江某,男,35岁,结婚四年,北京人

我最受不了这段关系的是,她对我要求出奇得高:电话没及时接,微信回得晚一点都觉得我不把她当回事,能闹一晚上,哄都哄不好。

我的生意让我有时候回来得比较晚,也是身不由己,有时候到家了特别累,但她还在这个时候质问我为什么没给她发定位?怀疑我真的是去谈生意了,还是在骗她?旁敲侧击,没完没了。

就是因为她这种性格,我明明可以大方交往的女性朋友都不敢去交往了,打电话也不敢当着她面,弄得真跟有什么隐情似的。

有时候开会晚一点我都心神不宁,手机明明调成静音了,可还是下意识地听着,生怕她又瞎想,回家和我吵架。

那段时间我特别小心,可能在别人眼里也很猥琐。

我当然不是没有试图挽救过,也和她掏心掏肺地谈过,但过后她该怎样还怎样,一点效果都没有。

终于在一次激烈的争执后,我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我们说好去离婚。

到了民政局填表的时候,出事儿了。她那天跟疯了一样,看到我动真格的了,开始又哭又叫,撒泼打滚,还把签字笔对准自己的喉咙,用自残来威胁我。见我不为所动,就用签字笔捅,用长指甲抓我。周围人的下巴都吓掉了,估计人家办过那么多对离婚的,也没见过一对像我们这样的。

那天的结果就是工作人员出面,让我们协调好了再来,我们就回家了,一直到今天。

她不断地说,这是因为爱我、在乎我。如果不在乎我,根本就不会这样。

所以这一切都是强烈的爱的表现?

“是你先背叛了我!”

杨蕊,女,29岁,未婚,现居日本

我和前男友,经历了分手、复合、再分手的过程。

我们最初在一起时,遭到了他妈妈的强烈反对,说我配不上她儿子。后来在她的坚持破坏下,我们分手了,我也因此一个人来到了深圳打拼。

过了两年多,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我们居然在深圳遇见了。他又开始追求我。

他说不打算回老家了,我们可以在深圳这个城市重新开始,并说我离开后,他脑子里每天每夜全是我,一次还差点出了车祸。

我被感动了,我们住到了一起。刚开始还好,等慢慢发展深一些了,他问我这两年在深圳有没有交过男朋友。

我如实相告,曾有一个美国男孩追求我,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但后来因为文化差异等因素和平分手了。

我没想到,这次坦白拉开了我一段噩梦人生的序幕。

他当时听完没有什么反应,但后来不断地因为此事指责、羞辱、惩罚我,他会逼着我说出和那个美国男生在一起的全部细节,并狠狠地扯着我的头发问我,为什么分手后他一直单身思念着我,而我却这么快找了新的男人,还是一个外国人!

“是你先背叛了我!”这句话是他每次对我进行身体和精神暴力的开头语兼结束语。

我工作的环境让我时常能接触到外国人,他就不让我上班化妆,说我的眼妆恶心,穿的裙子和鞋像“鸡”。

一次我参加年会,坚持没穿他给我指定的衣服,半夜他突然摇醒我,朦胧中,我看见一张在手电筒光下散发着青光的脸,眼睛瞪着,下巴和脖子上还沾满鲜血。我惊叫得声音都变了,浑身筛糠似的缩在床角。

他看我真的吓坏了,连忙说:“是我,我刮胡子,划破了一个口子,我想问你绷带在哪儿。”

但过后我想,他是故意吓我,刮胡子划破的小伤口,怎么会涂得满脖子都是血,跟割喉似的?而且打着手电找绷带,为什么要从下面照着自己的脸?

他后来还说:“你要是离开我,我可能就会死得这么难看。”

那张脸太吓人了,那段时间我根本不敢关灯睡觉,我觉得我要得神经衰弱了。

后来我们分手了,经历了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听说他咬牙切齿地找过我一段长时间,到处说他对我用情这么深,而我是个背叛他的贱的。

不瞒你说,我现在看到“背叛”这个词都会哆嗦一下。

不要用爱控制我

控制型人格是怎样形成的?

埃文斯博士说,控制狂本质上,是对自己的生命充满无助感。

童年,他们通常是一个轻易被抛弃、轻易被扭曲真实感受的小孩,周围不确定的东西太多,他的幼年里充满了失去的害怕,充满了被伤害的害怕,所以成年后,他所有的能力都用来使劲抓住一个幻想中的人,这个人通常是恋爱对象,也可以是任何与他生命发生深刻交集的人。

他必须确保这些自己喜欢且对自己重要的人,在自己的绝对控制下,永远不会逃跑、遗弃或者伤害自己。

他在成年后构筑了一个自我绝对正确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逻辑自洽,绝对不允许任何否定。

哪怕是极其细小的事情被否定或不如意,在控制狂那里也会引发一场崩溃。

因为他的世界上是精心构筑的,不是自然生长的。一点点的改变都会引起他巨大的恐惧和痛苦。

就像曾经著名的诗人顾城。

他的妻子谢烨是上海女孩,长得很美,是标准的第一眼美女。

但顾城要求她不打扮,不能剪时髦好看的发型,不戴耳环和项链,不能和男性友人交往,不能有负面情绪……

但顾城自己却可以在她的面前,和情人李英生活在一起,甚至他所写的和李英之间的性爱记录与隐秘细节,他都要求谢烨帮他来抄写。

更不可理喻的是,因为妒嫉儿子出生后分走了谢烨的关注,他逼着谢烨把儿子送给别人抚养。

这就是典型的控制狂兼黑洞型人格,李英渐渐看清这一点后,逃走了,等到谢烨心灰意冷也要离开的时候,他举起斧子砍向了生命中对他最好、最宽容与忍让的妻子。

这就是控制狂最极端的表现——你要违背我的意志,你就只有死。

因为只有死人才能被绝对控制。

控制是怎样发生的?

埃文斯博士提到,控制的发生离不开两个关键词——“逆向联系”和“完美的梦中情人”。

逆向联系,开始于对他人的主观假设和判断。

就是当一个人拼命地表达或解释自己的想法时,另外一个人(控制者)却好像充耳不闻,他好像完全没听到你在说什么,也好像完全没看到你一样,而只和他假想中的你打交道。

真实的你是怎样的,他并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你是否想动摇他对你的假设。

这个假设就是一个完美的梦中情人,这个梦中人必须时刻给予肯定正面的回应,并且绝对不会反抗。但现实中,这样的完美情人是不存在的。

当发生冲突和分歧时,在正常的交往关系中,双方会努力试图理解对方,以解决问题为目标。

但对于控制者来说,只要你和他所幻想的梦中人的反应不一样,你就是充满恶意与敌意的,是要威胁他的存在的,所以他就会千方百计地压制你,甚至不惜使用暴力,以达到让你放弃自我、任他操控的目的。

如何摆脱控制?

埃文斯博士的建议是:警惕他人对你精神边界的入侵。

真正的爱是一定伴随着尊重的。不管一个人嘴上说有多么爱你,入侵你的精神边界就是不尊重的第一步试探。

倘若你允许了,接下来的全面入侵就会让你感到窒息。

电影《我想和你好好的》,倪妮扮演的喵喵从查男友手机、跟踪,到以跳楼威胁男友留在她身边,均是以爱之名。

我也听过身边的女孩唏嘘议论说:“她就是爱得太深了,离开他就不能活。”

现在看了这篇文章的你,应该很清楚那不是爱。

因为真正的爱不是谁也离不开谁,真正的爱是发生在两个独立的人之间的,也就是说,我们谁离开了谁都能活,但是,我们选择在一起。

愿你我都能找到真正的爱。

作者:晴岸

(本文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文章来源 : 壹点灵心理服务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