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母亲:即使全世界都放弃了你,还有我会拥抱你

易有料健康 2021-01-09 16:00:12

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母亲:即使全世界都放弃了你,还有我会拥抱你

我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母亲,与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孩子,在过去的半年里,我与我的孩子坚持与病魔抗争,在长达180天的苦痛挣扎中,我们经历了无望、失望、绝望、希望……

我的孩子是一名优秀的事业单位职员,已年过四十,娶妻生子,本该可以享受生活,与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无情的病魔将这一切打破了。5年前,他被确诊患有精神分裂症,一瞬间,家庭不再和睦,亲属都远离我们,儿子在他的妻子面前永远觉得低了一等,毫无家庭地位可言,婚姻也只是维持,家庭到了离散的边缘。

半年前,当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时,我的世界坍塌了,儿子精分复发了。儿子因为幻听,将一起参加职称考试的同考场的考生打伤了,一切都发现的及时;无奈,我的孩子住院了。

无望

当我们进入病房的一刹那,我仿佛来到了人间炼狱,看到穿着病号服的病人们行尸走肉般在病房内穿梭,我不知道未来的时间里我们要经历什么,心里说不出的无望。

我对儿子说:“不要怕,我们在医院,医生会有办法的,等好了妈妈就带你回家。”

失望

在病房经历了数个日日夜夜,病房就像个大型的流水线,产品生产好了可以上市了,就像患者被治好出院了,但同时又要不停地生产新的产品,就像发病的患者又来住院了,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波又一波;然而用药这么久,我儿子的病情却没有明显的改善,住在他身体里的恶魔日夜折磨着他,甚至有时我好像都不认识他了。看到病房进进出出的身影,我不禁心中有些失望,但又反复地劝自己说,再等等,再等等,也许过些天就会看到不一样的表现了。

绝望

病房里,大家在吃午餐,儿子突然放下了汤匙,快步地来到窗边,向着天空不停磕头,一个接一个,那声音就像匕首,刀刀刺进我的胸膛,儿子发了疯似的,扇自己的耳光,额头的血水就像红色的毒虫,爬满了儿子的脸;此时,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已经看不清周围的世界了,只能拼命地喊着:“医生,快来救救我的孩子”。用了药,儿子很快安静下来,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告诉我说:“妈,我治了这么久,那声音还总是在我脑袋里、心里回荡,他是恶魔,他是不会放过我的,除非我死了”。一瞬间,我竟感到力不从心,说不出的绝望,只能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痛哭流涕的我们抱在一起,缩成团,不知哭了多久。

盼望

怕儿子受病症的支配再做出疯狂的举动,接下来的日子,我时刻拉着儿子的手,寸步不离,走在病房的每个角落,这种场景如此陌生又熟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儿子小的时候,那时我陪着他喃喃学语到叫出第一声爸妈,跌跌撞撞到能够独立行走,他虽为人父,但在我这里,他永远是我的孩子,是长不大的孩子。我内心无数次的独白:即使全世界都放弃了你,还有我会拥抱你,直到我生命的尽头。医生为我们调整了药物,我盼望着他的改变,就像数十年前盼望着他能喊妈妈一样。

希望

儿子把盛满食物的餐盘端到我面前,说:“妈,快吃吧,吃完我们一起运动。”我知道,儿子有好转了,他已经有好几天没出现发呆了,关于那个恶魔,也有一阵子没有提起了,与周围的病友偶尔还能简单聊上几句,一瞬间我意识到这就是希望,有时希望来的悄无声息,但发现它的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亮了。希望一旦来临,就不会轻易走掉。儿子每天都有好转,看到他一天天好起来,古稀之年的我觉得自己好像活回了不惑之年。

期望

儿子出院了,医生将我们的口服药换成了针剂,目前他病情很稳定,并且回到了工作岗位,回归了社会,每天我准备好热乎乎的饭菜盼着他下班,就像多年前盼着他放学一样,期望他能够做好本职工作,在未来的某一天,期望他能够有机会回归家庭,愿上天能够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即使他们身体或心灵有残缺。

儿子,妈妈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不要怕,大胆地往前走吧,妈妈就在你身后。

文章来源 : 易有料健康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