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治早泄的方子!火退,人安,我曾反复研读,大有嚼头

微门诊 2021-01-14 20:40:42

(本文仅供学习、参考,不能替代处方和医嘱。文中所述配伍、方剂,须在中医师当面辨证指导下来借鉴、应用,切勿盲目尝试!)

今天这篇文字,我想跟你聊聊中医男科临床上,常见的遗泄之疾。

这个病,着实困扰了不少朋友。

前些年,我遇上过这么一位。他也是经过朋友介绍,来找到我的。

他告诉我,他身体虚,可虚了,非常虚。

我说,你怎么个虚法啊?

他说,除了令人尴尬的遗泄之疾外,腰膝酸软特别明显,身体乏力,一天到晚什么都干不动,像废人一个。另外,记忆力大不如前,做事精力难以集中,常常感觉头晕。至于说耳鸣,那是早就有的事情了,隔三差五就发生,他已经不怎么在乎了。

我仔细查看,发现脉象细数,舌红少苔,细问得知,平时自觉口燥咽干。

他问我:“你说吧,我该怎么补?啥东西能把我补回来”?

我告诉他,你的问题是有火,是火烧成这样的。

于是,我为其拟了滋阴降火的配伍。

但遗憾的是,此人用了以后,效果不明显。我知道,我的思路应该没问题,只不过在用量上,以及个别配伍细节上,没有达到要求。于是,我把他介绍给我老师。

我老师看到这情况以后啊,写了一张配伍。方见——

天冬、麦冬各15克,太子参50克,龟板(先煎)30克,盐知母、炒黄柏各10克,山萸肉30克,淮山药30克,沙参12克,制首乌15克。

我看这个配伍,别的倒没有什么,只是太子参重用50克,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仔细想起来,也是合理的。

结果,患者用药10剂之后,自觉口咽干燥的现象好了很多,夜里睡眠质量有所提高。但是,腰酸腿软的现象依旧有。我老师后来酌情加入杜仲等强补腰膝之品。

再后来,患者又用10剂,诸证悉平。

这里头是什么道理呢?

其实,大的方向,如我之前所说,就是阴虚有热,他的问题就是火烧的。

读者朋友,你记住,在中医治疗遗泄之疾的时候,有一个重要思想,就是虚火灼烧,固摄失常,导致发病。啥意思呢?就是说,这个人肾阴虚。肾阴虚,必然生内热。内热起来,就有了虚火。有了虚火,扰乱了患者肾的封藏之能,于是就发病了。

就这个患者而言,脉细数,舌红少苔,腰膝酸软、耳鸣时作,再加上记忆力减退、头晕、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这不是很明显的肾阴不足之态吗?

肾阴不足,灼伤阴津,所以患者就口干舌燥。

这个时候怎么办?补肾阴,清虚火。

其实啊,在这方面,中医里头有很多的方药可以采用。但是根据患者的情况不同,以及医家的临证经验差异,这就让每一首方剂,都有其特别之处。

你看看我老师这个配伍——

天冬、麦冬各15克,太子参50克,龟板(先煎)30克,盐知母、炒黄柏各10克,山萸肉30克,淮山药30克,沙参12克,制首乌15克。

这里头,制首乌、山萸肉是滋补肾阴肾精的,天冬、麦冬、沙参,是标准的滋阴之品。知母和黄柏,滋肾阴清虚热。龟板,滋阴潜阳、重镇安神。

这里头唯一让我觉得意外的,是太子参重用50克。

太子参这个药,一方面能滋阴生津,一方面可以补益脾肺之气。我在组方的时候,一般很少考虑到它。我老师在这里重用50克,目的除了滋阴外,自然是要补益脾肺之气。

为什么要补益脾肺之气呢?这可能和中医的整体观念有关系。因为从中医理论来看,肾阴的滋补,靠脾精的运化,也要靠肺阴的输布。所以,滋补脾肺,有助于补肾。我老师可能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重用太子参。这是值得学习的地方。当然了,这也是因人而异。我老师在临证的时候,也应是看到了此人气阴两虚的问题,于是才有了这样的用药特色。

我把这个经验写出来,供我的读者朋友借鉴、参考。尤其是深受遗泄之疾困扰的读者,可以反复体会。

当然了,我把遣方用药的思路给你讲清楚,绝不是鼓励你自己回去用。每个人的情况不同,用药方案绝对不同。上头的配伍,针对的是典型肾阴不足,一身阴虚火旺。有的人,属于湿热扰及肾门,那用如此大剂量的滋阴之品,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更有的,属于肾阳不足。你用此法,也是治反了。所以说,用药,必须严谨、科学,非专业读者,务必在中医师当面辨证指导下来借鉴应用,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忠告。

(以上图文均源自作者本人)

文章来源 : 微门诊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好医生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