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引发慢性咽炎的原因是什么?

咽部异物感,晨起咳嗽恶心干呕,的确属于慢性咽炎的症状,除此之外,咽部的灼热感、干燥感、痒感和轻微的疼痛等都可以是慢性咽炎的一种表现。慢性咽炎将炎症的五大表现“红、肿、热、痛、功能障碍”都集齐了。对于慢性咽炎来说,很多时候医生并不能从一些患者的体格检查中发现提示炎症的咽部充血、黏膜水肿,或者局部的疼痛感,但我们还是会因为患者的上述症状,就告知其患有慢性咽炎。在临床上,慢性咽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因为反复

健康管家象博士 2021-12-29 15:38:10

咽部异物感,晨起咳嗽恶心干呕,的确属于慢性咽炎的症状,除此之外,咽部的灼热感、干燥感、痒感和轻微的疼痛等都可以是慢性咽炎的一种表现。慢性咽炎将炎症的五大表现“红、肿、热、痛、功能障碍”都集齐了。对于慢性咽炎来说,很多时候医生并不能从一些患者的体格检查中发现提示炎症的咽部充血、黏膜水肿,或者局部的疼痛感,但我们还是会因为患者的上述症状,就告知其患有慢性咽炎。
在临床上,慢性咽炎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因为反复感染或其他导致炎症的因素刺激引起的局部炎症性疾病,它更像是涵盖了一系列症状的一个症状群的称呼。医生能做的,是尽可能为每位患者找出导致这些症状的原因,并寻求合适的治疗方案。

引起慢性咽炎的原因:

1、感染性因素

有部分专家认为慢性咽炎与急性咽炎并没有明确界限,所以最常见引起急性咽炎的感染性因素,包括细菌、真菌、病毒感染后的迁延不愈,可能是导致慢性咽炎的原因之一。但也有专家考虑了咽腔有大量液体不间断流动,加上丰富的淋巴组织,很难导致病原微生物长期定殖。所以临床上较少直接全身应用抗生素治疗慢性咽炎,除非有明确的局灶感染证据或病原微生物的培养结果。但是会使用局部抗生素局部抗生素的使用常以雾化吸入的方式进行。而最重要的,则是避免受凉、吸烟喝酒或过度劳累等造成免疫力下降,给病原生物入侵提供可乘之机。

 

2、鼾症或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OSAHS)

OSAHS与慢性咽炎几乎是伴随出现的,慢性肥厚性咽炎会加重OSAHS,而张口呼吸,打鼾等因素又会使得咽腔黏膜受到气流冲击与频繁振动而反过来加重咽炎。此外,OSAHS患者睡眠时较高的胸腔负压可能引起胃食管反流。所以针对OSAHS的治疗方法,也可以解决部分慢性咽炎患者的困扰。


3
、鼻部疾病

咽腔向上通向鼻咽部,许多慢性咽炎的患者常主诉鼻涕倒流的症状,鼻腔大量分泌的炎性分泌物向后流向咽腔(对于儿童来说可能是来自腺样体的分泌物),加之鼻部疾病患者异常的鼻腔气流条件,都对咽腔的黏膜造成反复刺激,引起咽炎的症状。鼻部疾病的治疗方式较多,药物及手术治疗均可涉及,在此不赘述。


4
、慢性扁桃体炎

慢性扁桃体炎的患者几乎都会有慢性咽炎的相关症状,这些患者常有咽部不适异物感,或者常常会在刷牙时吐出小的豆渣样或结石样物,而我们通常也不需要再单独下慢性咽炎的诊断。针对慢性扁桃体炎,可以对符合指征的患者进行扁桃体切除手术。


5
、过敏性因素

在谈及哮喘与过敏性鼻炎的关系时,常用到“同一气道,同一疾病”这一概念,而作为鼻腔黏膜延续的咽腔,自然也是变态反应性疾病的好发部位。虽然对过敏性咽炎的诊断标准仍不明确,但若患者常有咽痒、干咳以及伴有过敏性鼻炎鼻后滴漏等症状,就可以考虑过敏性咽炎的诊断。目前糖皮质激素仍然是治疗上气道变应性疾病的首选药物,临床上针对过敏性咽炎,常用糖皮质激素雾化的方式给药,有较显著的疗效。

 

6、反流性咽炎

胃食管反流目前被认为是一部分咽炎患者的诱因,其机理考虑是胃酸性内容物的酸蚀作用以及胃蛋白酶和胆汁酸共同作用的结果。这类患者常有较为明显的异常咽部体格检查结果,包括咽部明显充血、黏膜红斑,部分严重的患者会出现接触性溃疡、肉芽肿、喉部狭窄等表现。目前对这些患者的主要治疗手段是抑酸药物的使用与改变生活方式,包括高蛋白、高纤维、低脂肪饮食,餐后不要立刻平卧,不要穿紧身衣物,可在睡眠时将床头稍抬高。


7
、职业因素

教师行业因其用嗓过度工作环境易吸入粉尘的特点,是慢性咽炎的高发人群,对其治疗方法除了及时治疗急性炎症发作外,可依据每位患者的不同特点使用上述治疗措施对症治疗。


8
、其他因素

工作环境污染神经精神因素,以及一些首发症状和慢性咽炎症状相似的其他疾病(茎突综合征、舌骨综合征、颈椎病、亚急性甲状腺炎等)都可能表现出慢性咽炎的症状。对于其他各类原因引起的咽炎症状,往往需要控制原发疾病/因素,例如工作时佩戴口罩,使用精神类药物,或者手术治疗其他原发疾病以达到治疗“咽炎”的目的。



参考文献:

[1]Gostry A V ,Simonova A V , Mikhailova N A , et al. CHRONIC PHARYNGITIS: ETIOLOGY,PATHOGENESIS, TREATMENT. NEW APPROACHES TO THE ESTIMATION OFETIOPATOGENESIS[J]. 2019.

[2]陶树东, 杨宝琦, 阮宏莹,等. 慢性咽炎诊断的新理念[J]. 中国中西医结合耳鼻咽喉科杂志, 2006, 14(1):52-55.

[3] Lin L I , Xiao-Lei S , Li-Ying Z , etal.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Adult Adenoidal Hypertrophy and ChronicPharyngitis[J]. Inner Mongolia Medical Journal, 2009.

[4]Xiaoli W U ,Yongqing G . Laryngopharyngeal reflux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pharyngitis[J].Chinese Archives of Otolaryngology-Head and Neck Surgery, 2007.

[5]Min J , Kun Y .Microbiological Analysis of Bacterial Population of Patients with ChronicPharyngitis[J]. Chinese Journal of Nosocomiology, 2010.

[6]Smullen J L ,Lejeune F E . Otolaryngologic manifestations of gastroesophageal refluxdisease[J]. Journal of the Louisiana State Medical Society Official Organ ofthe Louisiana State Medical Society, 1999, 151(3):115-9.

[7]张燕. 教师常见职业病及防治[J]. 医学信息(中旬刊), 2011, 24(009):4633-4634.


文章来源 : 健康管家象博士

本文为健康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码下载

平安健康app

扫码关注

平安健康公众号

扫码关注

平安健康APP微博